珠海在線 > 視窗 > 廣東觀音山修建消防通道該不該遭處罰 > 正文

廣東觀音山修建消防通道該不該遭處罰

發布時間:2018/6/11 0:00:00 來源:珠海在線 編輯:hardy

分享到:
廣東觀音山修建消防通道該不該遭處罰

廣東觀音山修建消防通道該不該遭處罰

一方面是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在園區內兩次修路均遭遇當地林業部門行政處罰;另一方面是景區內豪華別墅、豪華墳墓、工廠、飯店等毀林占地現象屢禁不止,多次申請查處至今仍無結果。在前不久召開的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行政處罰專家研討會上,有關專家學者和律師就觀音山遭遇行政處罰進行了深度剖析和探討。

公園修建消防通道還是毀林

廣東省東莞市林業局今年3月27日作出的東林罰決字[2018]第6號《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稱,觀音山公園擅自在“飛云頂”(土名)山頭的林地上挖山開路和挖水塘,經鑒定,占用林地面積5970.50平方米,該行為已經構成擅自改變林地用途的違法行為,違法程度較重。責令限期一個月內恢復原狀,并罰款179115元。

“廣東觀音山森林公園兩次修路卻遭到東莞林業局兩次行政處罰,相反,景區內豪華別墅、豪華墳墓、工廠、飯店等毀林占地現象屢禁不止,多次申請查處至今仍無結果。”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代表劉志勇前不久在北京舉辦的“行政處罰法學專家論證會”上這樣說。2017年12月5日6日觀音山存在“豪華墳墓”的現象先后被北京青年報、北京時間等媒體披露后,東莞市林業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很快便作出回應:“當前正處于前期調查階段,不能透露太多的具體細節”。

然而,就在相關媒體報道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12月7日,廣東觀音山森林公園就接到東莞市林業局作出的東林罰權告字[2017]第213號《林業行政處罰先行告知書》。該告知書稱,觀音山森林公園在“飛云頂”原來的路上挖山開路和挖水塘。基于此,東莞市林業局責令限期一個月內恢復原狀,并罰款183251.166元。

“2013年4月清明,曾因有人燒香引起火災而燒毀了觀音山森林公園的大片樹林。所以,在公園內建立一條消防通道及蓄水池既是維護群眾生命安全的基本需要,也是保護森林生態安全的基本需要。”劉志勇表示,在修路的過程中,公園完全沒有對樹木進行砍伐,沒有破壞任何植被和森林面貌。

劉志勇介紹說,因為這條路是歷史上早就已經形成的,一直都在使用,這條道路也沒有樹木生長。歷史上這里有采石場,這條路當時就有,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2011年底,西氣東輸工程就直接使用這條路當作指揮部,還在路的中段周邊取了大量的土,并且也未在被其破壞取土的地面補種樹林,恢復原貌,形成了現在道路周邊的低洼地域和裸露地塊。關于西氣東輸工程嚴重破壞森林公園生態的情況,當時公園已向當地政府部門進行了舉報,但當地政府一直沒有處理此事。而此次有關部門所測量的面積正是當年西氣東輸工程留下的“遺跡”。

根據2007年國家林業局批準《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方案》《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依法應當有權配備必要的防火通道與設備,并且建立森林防火隔離帶(含儲備消防防水源),以利于游客遇到突發安全事故或突發森林火災時有應急通道進行撤離。

據介紹,為了建立防火通道,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觀音山公園已向樟木頭鎮政府等相關部門提出了書面申請,要求建蓄水池。由于涉及到公園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政府相關部門都要求提交林權證,而發包人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居委會(石新居委會原為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村民委員會)怠于履行義務,導致林權證長期未予變更,進一步導致公園無法提供行政許可申報所需要的林權證,使得公園開發建設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都無法通過。

廣東省林地保護管理條例第十七條規定,林權證是處理林木、林地所有權或者使用權爭議的依據。未持有林權證的,當事人之間依法達成的協議、贈送憑證及附圖;人民法院對同一爭議作出的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定、判決等材料可以作為處理爭議的證據。

1999年11月30日,石新居委會與黃淦波簽訂《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簡稱聯合開發合同),約定雙方聯合開發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2001年9月3日,石新居委會(甲方)與黃淦波(乙方)簽訂協議書,約定甲方將觀音山森林公園承包給乙方經營。之后,雙方發生糾紛對簿公堂。2014年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書維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確認石新居委會與黃淦波簽訂的聯合開發合同、協議書為有效合同。

顯然,根據廣東省林地保護管理條例第十七條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可以作為處理爭議的證據。但是,當地有關部門至今仍以觀音山公園未獲得林權證為由不給予相應的行政許可。

劉志勇表示,公園內還存在當地有關官員在公園內建別墅、修建豪華墳墓的情況,即便公園長期舉報、媒體大量報道,但至今仍未得到重視和解決。

林業局是否涉嫌選擇性執法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夏家駿認為,本案中的那條路原來就有,只是被公園方面硬化了一下,原來的地是公園的,現在有部門想搶占,是典型的選擇性執法、報復性執法。個別政府官員、政府機構與民爭利,利用公權力強行打壓民營企業,限制其發展。

著名學者、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汪玉凱說,這是一個很典型的案例,是非很清晰,規劃上有這條路,其硬化了以后也沒有破壞生態環境,而且還保護了生態環境,結果卻遭遇林業局處罰,如果處罰也應該是由規劃部門處罰。林業部門做出處罰決定書,已經超越執法權限了。

“疑似報復性執法,當初他們想收回觀音山森林公園,但是公園承包方一直打官司到最高人民法院,盡管最后贏了官司,但也結下了‘大梁子’,到處被有關方面為難,是明顯的報復行為。”汪玉凱指出,中央提出依法治國、依法行政,現在觀音山公園內出現別墅、工廠、墳墓等違章建筑,為什么沒人管?事實上,公園多次檢舉,有關政府部門根本就沒有管,本案凸顯出了基層政府治理的混亂局面。

司法部研究員莊春英認為,本案反映出了行政執法的任性、任意,聽證程序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基本上是只要想罰,怎么聽證、怎么說都不起作用。那條路已經修成了,其實最后的處理方式就是一個罰款,但罰款能不能實現其行政管理的目標?這也是一個關鍵性問題。至于林權證,公園有權要求當地相關部門履行法定職責,如果相關部門不履行法定職責,公園有權申請復議。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才亮分析指出,首先,公園修路是不是違法建設?如果道路建設施工、違法建設,查處部門不應是林業局,而是城鄉規劃局,林業部門只能查處毀林,修路是由規劃部門管理。從法律上講,根據2007年國家林業局批準的《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方案》,公園沒有從根本上違反規劃,對此,公園可以向廣東省林業廳提出行政復議。

“測繪報告”作為行政處罰的主要依據,東莞市林業局只認定公園修路破壞了植被、土壤不能種樹,選擇性鑒定公園修路破壞了地面,對道路周邊的地方沒有鑒定,缺少了最關鍵的一環——毀林的證據。王才亮建議,公園可以申請復議,要求重新鑒定。

在景區建設別墅、墳墓、工廠等行為該如何認定?對此,王才亮認為,這些行為不僅是侵犯公園權益的行為,實際上有的還侵犯了公共利益,比如說占用了森林里面的地來建別墅,那些房子有沒有取得規劃許可、有沒有取得林業部門的批準、有沒有取得公園承包經營者的同意?公園應向東莞市人民政府申請,要求查處違法建設,如兩個月內不答復,就是不履行法律職責。不履行法律職責,公園可以提起行政復議或訴訟。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律師、執行主任、合伙人任戰敏認為,東莞林業局下達的兩個告知書,第一個是聽證,第二是陳述和申辯,實際上這個行政處罰案件中既不用聽證,也不需陳述和申辯。

任戰敏分析說,在事實認定方面,告知書里面認定占用林地面積6108.3722平方米,但在處罰決定書里面又變成了5970.50平方米,這是第一個事實問題。按照行政處罰法相關規定,事實不清的處罰決定書可以申請撤銷。

東莞市林業局處罰的依據是森林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該款規定的具體內容是:未經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主管部門審核同意,擅自改變林地用途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恢復原狀,并處非法改變用途林地每平方米10元至30元的罰款。

“在法律使用方面,森林法實施條例的相關規定實際上只要求責令限期恢復原狀,而沒有要求在一個月之內恢復原狀,但現在要求必須在一個月之內恢復原狀,這是法條的使用錯誤。”任戰敏說。此外,關于涉嫌選擇性執法的問題,任戰敏指出,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有農莊、別墅、豪華墳墓等,相關部門卻沒有處罰,具體到這起案件中存在著選擇性執法問題。

來源 :中國商報

發表你的評論:
昵稱: 驗證碼: cityy
Copyright © 2010-2018 zh.g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珠海在線 版權所有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09108845號-2
業務及廣告合作:40066-40084 粵ICP備1508052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快乐12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