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在線 > 校園 > 10歲男童教室窗臺擦玻璃墜樓身亡 親友欲查看監控遭拒 > 正文

10歲男童教室窗臺擦玻璃墜樓身亡 親友欲查看監控遭拒

發布時間:2015/6/9 0:00:00 來源:珠海在線 編輯:admin

分享到:
對于家住重慶市沙坪壩鳳天大道的楊銳一家來說,2015年3月23日是個永生難忘的日子。10歲的兒子樂樂(化名)在教室做清潔站在窗臺上擦窗戶,從3樓墜下不幸身亡。10歲孩子為何會站到窗臺上擦窗戶?這種危險的勞動,是否在監護人看護下進行?悲劇的出現,到底是誰的過錯?

           

 

  擦教室窗戶10歲男童3樓墜下 不幸身亡

 

  樂樂就讀于沙坪壩區上橋小學4年級1班,去年10月剛滿10歲,是家中的獨子。從照片上看,樂樂是個帶著小虎牙,笑容燦爛的男孩。

 

  3月24日下午3點,樂樂的父母和表姐唐藝方在新橋醫院神經外科病房外,向記者講述了事情經過:3月23日中午,樂樂的媽媽正在吃午飯,接到班主任秦小紅打來的電話,“天空整個塌了”——樂樂從教室樓上摔下,送到醫院搶救了。一家人迅速趕到醫院,發現事情遠遠比自己想象的嚴重,躺在急救室的樂樂頭部嚴重受傷,已經昏迷不醒。

 

  事后聽樂樂的同學說,當日午飯后,班主任安排同學打掃位于3樓的教室清潔,安排完后自己就離開教室。樂樂站在窗臺負責擦窗戶,不知怎么地,突然摔了下去。隨后,他被送進新橋醫院搶救。

 

  得知孩子出事,家人從四面八方趕來。期間,樂樂的媽媽幾度昏厥,不得不被抬到一邊輸液。當日下午5時許,病危的樂樂被送進神經外科重癥監護室,再也沒出來。

 

  幺媽王莉說,搶救期間,校領導和老師曾來到醫院看望。記者采訪時,也有老師守候在一旁。但讓樂樂一家失望和氣憤的是,將孩子送往醫院后,班主任就再也沒現身,沒和家長打個照面。

 

  24日下午3點過,院方宣布樂樂身亡。得知消息,家人精神幾近崩潰。

 

  根據醫院開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死亡(推斷)書,樂樂的死亡時間為3月24日下午3時50分,死亡原因為特重型開放性顱腦外傷。

 

  親友欲進學校查看監控錄像 數次遭保安阻攔

 

  面對噩耗,樂樂的家人質疑,做點力所能力的勞動很正常,但為何要讓一個10歲的孩子站在窗臺擦玻璃?過程中為何沒有老師在場監護?在此期間,班主任在干什么?

 

  由于家人守在醫院,為了弄清事實,23日下午3時許,樂樂爸爸楊銳的同事一行五六人前往上橋小學,要求校方提供監控錄像,卻遭到保安拒絕,不允許他們進校。

 

  楊軍是同行人之一,他表示,包括楊銳在內,大家都是重慶氣體壓縮機廠有限責任公司的員工。因不少員工子女就讀于上橋小學,廠方和校方較為熟悉。遭到阻攔后,一行人聯系廠領導求助。隨后,校保安向楊軍等人表示,已經接到校長電話,一行人要想進校,需等到放學后。

 

  下午3時30分,低年級放學,楊軍等人提出進校。保安以警方、教委正在學校開會,在查看監控錄像為由,再次拒絕放行。

 

  一直等到下午4點多放學,保安還是沒允許楊軍等人進校。

 

  樂樂的家人稱,此前,樂樂的媽媽聽孩子說過做教室清潔要站在高處擦玻璃,曾向班主任提出這樣太危險,希望不要讓孩子們做這種事。沒想到,最終還是出現了這種悲劇。

 

  同學稱做清潔系班主任安排 事發時班主任確實不在教室

 

  事故發生時,究竟是什么情況?樂樂班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學,證實了樂樂家人的說法。

 

  這位同學表示,班主任秦小紅經常會安排同學做教室清潔,而且會安排同學擦窗戶。此前,樂樂也被安排過擦窗戶。

 

  事發當天,樂樂所在的小組又被安排做清潔。期間,樂樂的確是負責擦窗戶。中午12時30分左右,樂樂就不幸墜樓了。事發時,班主任確實沒在教室。出事后,同學們還去辦公室找的老師。

 

  當日到底是怎么回事?記者多方尋找班主任秦小紅無果。在樂樂家人幫助下,記者找到班主任電話,但對方一直沒接聽。

 

  校方拒絕透露事故發生經過 稱愿承擔全責

 

  在家人要求下,樂樂身亡1個多小時后,即24日下午5時左右,上橋小學校方領導和沙坪壩區教委工作人員現身醫院,與家人見面協商。

 

  現場,一位姓甘的校領導稱,從事發當天起,學校所有校級干部、中干老師都在全力以赴處理此事。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出現這事,太不應該”。學校該承擔的責任,雙方可以進行磋商,把事情解決好。

 

  對于甘的話,樂樂一家并不滿意。他們提出,事故經過到底怎樣,孩子是怎么墜樓的,校方至始自終都沒解釋清楚,也沒有明確承認錯誤,難辭其咎的班主任也沒有出面道歉。

 

  班主任為何遲遲沒現身?甘稱,因為事故發生后,班主任一直在接受警方調查。事后,記者通過警方證實,事發當日下午,班主任的確前往新橋派出所做了筆錄。至于之后班主任的情況,警方稱不便透露。

 

  喪子之痛難以平復,樂樂父母情緒非常激動,不得不由廠方領導代替他們與校方繼續協商。

 

  當晚8時左右,協商結束。學校稱愿承擔全部責任,但仍沒解釋事故原因和經過。記者在協商現場找到甘姓校領導,對方稱有善后事宜安排,拒絕透露任何情況。

 

  當晚9時36分,記者再次聯系上甘姓校領導,希望就“樂樂是在班主任安排下做清潔,站在窗臺擦玻璃掉下”的原因和細節進行了解,甘未否認這一說法,但仍不愿透露其他細節,隨即掛斷電話。記者再次撥通電話,對方不再接聽。

 

  截至3月25日中午,樂樂家人稱,雙方還在繼續溝通,對于事故發生的經過,家人仍不知情。之后,記者再次撥通甘姓校領導的電話,對方卻以“打錯了”為由,掛斷電話。

 

  隨后,記者聯系上沙坪壩區教委主任肖長樹,對方表示,區教委會積極處理該事,正在和家人協商善后事宜。事故到底如何定性,是不是校方安全管理上的漏洞,目前還沒有結論,屬于下一步的工作范疇。

 

  悲劇背后學校家長社會都有責任 專家呼吁出臺校園安全法

 

  10歲童男教室窗臺上擦玻璃墜樓身亡,到底誰之過?

 

  重慶鼎凌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剛認為,學校應負全責或主責。學校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安排學生進行擦黑板、擦桌子、掃地等勞動,以此鍛煉學生的勞動能力。但在3樓擦玻璃已經超過了學生力所能及的范圍,很危險,這樣的安排是不適當的,更別提玻璃時,班主任沒有在現場進行監護。

 

  王剛稱,此次事故中,如果學校拿不出證據,證明曾組織安全教育課,或者發放宣傳單、張貼安全教育標語等,提醒孩子在做清潔時注意安全,就需承擔全部責任。反之,學校需承擔主要責任。至于做清潔這個行為,無論是班主任安排還是班長安排,都視為學校安排。因此,應由學校承擔責任。

 

  在重慶社科院研究員、應用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孫元明看來,這個悲劇的出現,學校、家庭和社會都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學校的主要職能是教育,其中就包括安全教育,在此方面,學校有義務加強教育力度。同時,學生安全問題是一個社會問題,保障學生人身安全,不僅是學校的事,也需要家長、社會共同參與。在這起事故中,學校、家長、社會都有責任。

 

  除了加強安全教育,孫元明表示,要想避免類似悲劇的發生,根本舉措在于完善國家法律,提高法制化水平。

 

  他表示,針對校園安全,教育部門雖有相關制度、規定,但一直缺乏專門的法律,可以說是法律上的一個盲點。出臺專門的法律后,通過法律手段,明確各方責任,規范各方行為,能夠更加有效地督促全社會提高安全教育意識,讓更多孩子快快樂樂上學、平平安安回家。

發表你的評論:
昵稱: 驗證碼: cityy
Copyright © 2010-2015 zh.g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珠海在線 版權所有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09108845號-2
業務及廣告合作:40066-40084 粵ICP備1508052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快乐12分析软件